友望 發達集團董事長
來源:品味生活   發佈於 2020-10-18 06:57

50年前沒空調,我們是這樣過夏天的--1

50年前沒空調,我們是這樣過夏天的
隨著疫情的陰影慢慢散去,炎熱的夏天緊跟著五月一起到來。
 開著空調的慵懶傍晚,音箱裡輕輕地播放著《夏天的風》這首歌。
 悠揚的歌聲伴著輕快的旋律,充斥著整個房間。
 夏天的風正暖暖吹過
穿過頭髮穿過耳朵
你和我的夏天風輕輕說著
 我趴在窗戶邊向下望,看到樓下的祖孫倆正在追逐打鬧。
 小孫子咯咯笑的聲音清脆洪亮,爺爺叉腰看著小孫子,一臉的笑意和滿足。
 我看著他們愣神,思緒一下子拉回到小時候的夏天。
 還記得那時候,在夏天的傍晚,我也經常跟著爺爺到村里的小路上散步,玩耍......
 羅伯特·瓦爾澤在《夏天》裡寫道:
“在夏天,我們吃綠豆、桃、櫻桃和甜瓜。
 在各種意義上都漫長且愉快,日子發出聲響。”
 小時候的夏天,沒有空調,沒有冰箱,甚至連電風扇都沒有。
 可是,日子確實是愉快而漫長的。
 童年的時候,最炎熱的時光,大部分是在老家那棵有三百多年曆史的老榕樹下度過的。
吃過午飯,老家的人們,大人小孩,三五成群的聚集在榕樹下面。
 樹上不時傳來一陣陣鳥叫聲,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,在地面形成一個個光斑。
 微風一吹,光斑一會兒大,一會兒小,影影綽綽的特別好玩。
 那時候沒有暑假班,孩子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玩兒。
 女生在榕樹下跳皮筋,跳田字格;
男生則趴在地上打玻璃球,不然就爬上榕樹捉知了。
經常玩得忘了時間,然後臟著小臉被爸媽喊回家吃飯,免不了又被一頓數落。
村里的大人們在樹下隨便鋪幾個席子,大家坐上去開始嘮嗑。
小武叔叔最喜歡叫人一起打撲克,建順大伯整天都帶著一個老式收音機,裡面會放出各種好玩的故事;
大人們在樹下談天說地,談古論今,小朋友聽到入迷的時候,口水都要流下來了;
而老人們,常常搖個蒲扇,有一下沒一下的搧著,他們在樹下昏昏欲睡的樣子特別有意思......
那時候沒有夜市、KTV,也沒有廣場舞;
吃完晚飯後的鄰居們,就出來榕樹下納涼、聊天。
樹下的蚊子很多,那時沒有電蚊液,也沒有驅蚊手環,如果被蚊蟲叮咬了,就塗抹一點風油精、清涼油。
小時候的夏天,就伴隨著那種清涼又舒服的味道。
 那時候,白天即使再熱,夜晚的風也是格外涼爽的。
 我們就躺在榕樹下的涼蓆上,看滿天的星星,唱會兒歌,聽大人們講講故事。
榕樹茂盛的枝條垂在眼前,盯著樹葉數了幾片,眼皮一打架就沉沉睡過去了。
 羅蘭的《夏夜繁星》寫著:
“就在你數星的時候,夜色悄悄地塗滿了空間,天變成了濃濃的黑藍。
 星就撒在那其深如海的黑藍裡,你再也數不清它們有多少。”
 是啊,怎麼數得清童年夜空的星星呢?
 有時候睡到一半醒來,迷糊中聽到大人們還在講話,看見天上的月亮還守著我們,便又翻身睡去。
 小時候的回憶,是那麼美好。
 生活那麼簡單,但卻過得很開心。
 

評論 請先 登錄註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