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音 發達集團副總裁
來源:勵志成長   發佈於 2020-11-22 08:56

蓮池大師:身體膚髮,受之父母。刺血寫經,非微孝也。心誠則靈,佛在我心。 35

淨宗第八祖—蓮池大師:


這一日,沈福從街上喝茶歸來。他是井亭橋頭一家小茶館的常客,茶館是城市交流信息的地方,沈福也就成了沈家消息靈通人士。

蓮池正在池邊餵魚,頭也沒抬就道:『福叔,聽您老的腳步聲,我就知道今日必有重大新聞。』沈福粗聲道:『少爺已有了神通,莫非佛眼開了?

杭州出了大孝女,全城都傳遍了!』『唔。』蓮池沒有問,他知道沈福是藏不住話的。家裡的老媽子、ㄚ環,甚至少奶奶也帶了祿兒過來了,沈福更來勁,說得口沫橫飛:『菜市場河下一位湯姓人家,有個女兒今年才十四歲。

母親生病了,她到菩薩前許願,要用自己的血寫百篇《盂蘭盆經》,母親的病果然好了。打那以後,她每日刺血寫經,已經寫了一半多。小小年紀,那有這麼多血,昏過去好幾回了。

她還是寫,非要寫完為止。孝女啊!真是孝女啊!我沈福活了這麼大,還沒聽到這樣的孝女,菩薩一定會保佑她多子多福多壽的!』沈福的聲音很響,聽的人都一齊感歎附和,連佛堂的木魚聲也斷了一陣方重新響起。

蓮池卻皺起了眉頭,在想些什麼。他回到書房,提筆凝思,然後寫了幾句話:『身體膚髮,受之父母。刺血寫經,非為孝也。心誠則靈,佛在我心。阿彌陀佛!』他取出信封,裝好,待人散後,悄悄地託沈福送給那位湯家的大孝女。

沈福問蓮池是否可以看看。蓮池首肯。他把信紙抽出,認真地讀了好幾遍,恍然大悟道:『對,對!還是少爺有學問。我也真擔心那位孝女,經沒有寫完,血都流乾了,將來還怎麼侍奉父母?』


蓮池微笑道:『正是這意思,你快送去。』沈福高高興興地走了。

評論 請先 登錄註冊